爭分奪秒 生命至上——溫嶺大溪救援記
2020-06-15 07:47:53 來源: 浙江日報
圖集

  “快一點,再快一點!”這是一場生與死的賽跑與較量。

  “只要還有一絲希望,就絕不放棄治療。”這是一句對生命至上的莊嚴承諾。

  “我們是自發來的,有需要,隨時可以搭把手!”這是一份守望相助的人性之美。

  ……

  6月13日下午,沈海高速溫嶺大溪段發生槽罐車爆炸事故,導致周邊部分民房及廠房倒塌,并造成人員傷亡。事故發生后,從各級領導干部到普通黨員、群眾,從公安、武警、消防、醫生,到志愿者、民間救援隊,四面八方的力量向溫嶺大溪鎮匯聚,全力以赴搜救被困人員、不惜代價救治傷員。盡最大努力挽救生命、減少傷亡,是所有人共同的目標。

  事故發生后,我們趕赴現場,親歷了驚心動魄的救援場景,也在爭分奪秒的救治中感受到一個個溫暖瞬間。

  “你們是最可愛的人”

  自救他救,創造生命奇跡

  險情就是命令!

  6月14日上午9時15分,溫嶺市消防救援大隊萬昌中路消防救援站內,4輛消防車緩緩駛入大院,參與救援的消防指戰員們進入短暫休整。每個人都拖著疲憊的身軀,眼中布滿了血絲。“指戰員們已經奮戰了整整16個小時。”消防救援站副站長王攀灃說。事故發生后,他帶領17名消防戰士,從距離事發地點18公里之外的城區趕到了事故發生點。

  “我們出警時穿著厚重的滅火防護服,戴著空呼器,整套裝備加工具足有約50公斤重。”王攀灃說,加上高溫天氣,還沒開始救援,救援人員就已經大汗淋漓。進入事發地后,他們開展地毯式搜救。“救救我!”一個微弱的聲音從廢墟里傳出,只見一名年輕男子躺在廢墟中,王攀灃和隊員們立刻徒手搬開石頭和磚塊,將男子從廢墟里成功救出,“很多隊員和自發趕來的紅豹、天鷹等民間救援隊隊員一起徒手挖石頭,手套磨破,手指被劃出了鮮血。”記者看到,隊員們的膝蓋因為長時間跪著救人磨破了皮。時間一分一秒過去,40分鐘時間,他們救援了13個人。

  記者了解到,浙江省消防救援總隊先后調派戰勤保障分隊,以及杭州、寧波、溫州、金華、紹興、機動支隊地震救援重型搜救隊和杭州搜救犬隊等趕赴現場增援。

  橙色的消防服、藏藍色的警服、純白的醫護服……在事故現場,每一種制服都意味著一種責任,每一支隊伍都抱著共同的目標。

  事故發生時,溫嶺市公安局大溪派出所副所長王輝正在所里值守。聽到巨響,他透過窗戶看到大溪溫嶺西高速入口附近有濃煙。隨即,王輝拉響所內警鈴,通知全體人員集合,自己帶領3名輔警先行趕往現場。他們也是最早一批進入事故現場的救援力量。

  受事故影響,進出良山村的道路變得擁堵,王輝立刻意識到,這條雙向兩車道一旦被堵住,后續的救援車輛將很難進入。他迅速部署警力,在周邊設置了9個卡點,疏導交通,守護了這條關鍵的“生命通道”。

  在群眾最需要的時候,人民子弟兵從不缺席。得知發生事故,尚在“魔鬼周”極限訓練的省武警總隊臺州支隊特戰隊員聞令而動,迅速從“考場”奔赴“戰場”。“如果再晚一點,爸爸可能就沒了。”13日下午,在良山村一處廠房邊的廢墟中,武警官兵搜救出一名傷員并將其抬上救護車,“謝謝你們,你們真的是最可愛的人。”趕到現場的傷者家屬激動不已。據悉,武警總隊臺州支隊先后共有120多名武警官兵陸續趕到現場救援。

  他救和自救,創造了一個又一個生命奇跡。這兩天,一張村民用繩索救人的照片在網上流傳。照片中的男人叫張文軍,事故發生時,他看到山腳下著火的廠房附近有10多名工人被困,馬上返回屋子,找出一捆繩子,和幾位村民一起結成繩圈從山頂放到山腳,將被困人員一個個從火海的包圍圈里救了出來。

  “誰是黨員,先跟我上”

  “硬漢書記”救出28人

  被氣浪掀翻的轎車倒臥在路邊、沖擊波震碎的玻璃散落一地……6月14日中午,記者再次徒步進入事故核心區大溪鎮良山村,35℃的高溫下,救援人員的臉龐被曬得黑紅,大風卷起沙石讓人難以睜開雙眼。

  “傷亡人員身份必須再核查一遍,房屋風險評估今天也要爭取全部完成!”一排紅色帳篷下,幾張簡易的桌椅板凳組成了現場救援指揮部,一位負責人聲音沙啞卻仍在布置任務,“剛剛300多名警力在附近排摸了一遍,救援要緊,大家都沒怎么休息過。”

  這個現場指揮部就設置在距離事故發生地不到50米的地方。夜幕中,從這里亮起的燈光“指引”著搶險救援的方向,照亮了被困群眾的希望。

  2600多人次的救援人員如何配置,150多輛救援車輛如何有序進出,30多臺(套)大型搶險救援機械設備如何投入使用……一個個上級指示在這里接收,一項項搶險指令從這里發出。在這里,現場救援、醫療救治、綜合協調等7個工作組的黨員干部各司其職;在這里,大家通宵達旦、各抒己見、科學決策、精心部署。

  在搶險救援的關鍵時刻,“共產黨員”不再是一個簡單的詞匯,他們是勇往直前、義無反顧的那一抹“紅”。

  如果可以重來,自己會怎么選擇?

  這個問題,一天一夜沒合眼的良山村黨支部書記盧林兵問了自己好幾遍。“身為人子,總是要盡孝的!可是……”說這話時,記者面前這名44歲的硬漢雙眼閃著淚花。

  事故發生時,盧林兵剛從鎮政府辦完事回村,被人流車流堵在了銀河村和良山村的交界處附近,當時如果走小路,10分鐘就可以回家。可眼看著身邊受傷的群眾和蔓延的火勢,他來不及給家里打個電話問個平安,就面對不知所措的人群扯著嗓子大喊:“別看了!誰是黨員,先跟我上!”

  一個、兩個、三個……一群人站了出來,在盧林兵帶領下,協助疏散人群、引導交通、運送傷員。救護車沒到,他把自己的車鑰匙交給了一位陌生人,讓對方先開車送傷員到醫院;沒有工具,窗簾、門板成了臨時擔架。盧林兵先后參與救助了28人,他怎么都沒想到救的最后一人竟是自己的大伯,而他的父親同樣在這場事故中身受重傷。14日中午,趕到醫院陪了父親40分鐘,盧林兵又匆匆回到村里,“爸爸在重癥監護室,我無能為力,可是村里現在還需要我。”他忍不住哽咽了。

  無數個“盧林兵”站了出來。正在事故現場的良山村村委會主任盧仙明來不及回家看一眼,在村黨員微信聯絡群發出求援信息,60多人一個接一個趕來增援,甚至遠在江蘇的一名黨員14日下午也匆匆趕回村里;90后黨員、大溪派出所輔警張維趕到現場,正在救助、疏散人員的當口,得知一手把自己拉扯大的奶奶受傷的消息,兩難之間,他找到同在現場救援的大伯,請大伯幫忙先趕回老屋送奶奶上了救護車。

  事故發生當晚,中石化浙江臺州石油分公司立即組織黨團員志愿者緊急出動,通宵往返救援現場持續提供應急物資。因為現場封鎖,車輛無法進入,家住事發地附近的該公司黨員員工林佳就和大家一起,徒手將裝滿柴油的油桶搬到救援現場,保障現場柴油發電機供電;為了幫群眾找到合適的安置點,大溪鎮三產招商辦主任、黨員王朝軍的手機打到燙手,短短幾個小時,他幾乎聯系了大溪鎮所有酒店……

  “一人一個醫療組、一套治療方案”

  救人出動直升機

  從事故現場到醫院,“白衣天使”們從救援人員手中接過了救死扶傷的重任,分秒必爭是對生命至上最好的詮釋。

  6月14日17時30分,在溫嶺市第一人民醫院ICU門口,等待了近兩個小時后,記者見到了剛從里面出來的浙大二院急診醫學科主任張茂。從13日22時抵達溫嶺至今,他已經連續工作近20個小時。“第一個接手的病人情況就非常危險,病人40多歲,頭部面部胸部由于玻璃碎片等機械暴力導致的傷口很多,血壓很不穩定,已經沒有自主呼吸,清創手術中出血量相當于一個成年男子全身的血量。”張茂不停揉著眼睛。

  對于危重癥病人,臺州、溫嶺的各家醫院都以“一人一個醫療組、一套治療方案”全力進行救治。張茂和溫嶺市第一人民醫院ICU副主任醫師鐘丹鋒商量后,制定了治療方案,“現在出血對這些病人是致命的,必須要對病人傷口進行加壓包扎,減少出血量,進一步處理創面,并輸入紅細胞血小板等大量的液體,目的是把出血止住。”

  凌晨4時,病人滲血量明顯減少,整個醫療組松了口氣。“但還不能說度過危險期,必須時刻盯著,每一個階段救治的重點不一樣,加壓包扎止血后,就要及時糾正病人體內電解質紊亂,醫療組每過3小時就會碰個頭,根據病人的恢復情況,隨時調整救治方案。”現場醫護人員告訴記者。

  記者了解到,事故發生后,溫嶺共有630多名醫護人員投入救治。記者從省衛健委獲悉,截至6月14日22時,我省已派出來自浙江大學醫學院附屬第一醫院、浙江大學醫學院附屬第二醫院、浙江大學醫學院附屬兒童醫院、浙江省立同德醫院、溫州醫科大學附屬第一醫院、臺州恩澤醫療中心(集團)等省市級醫院的74名專家趕赴溫嶺指導和參與救治。這些專家分別來自燒傷、呼吸、重癥和護理等領域,他們抵達溫嶺后,分為1個重癥監護組、兩個病房組、1個兒童患者組、1個心理干預組開展工作,并對所有傷員逐一評估會診,對危重癥患者制定一對一治療方案。目前,受傷人員在臺州市恩澤醫院、溫嶺市第一人民醫院等6家醫院治療,同時醫院開辟綠色通道,在省、臺州市范圍內統籌醫療專家資源,確保力量到位。

  及時有效的救治也為危重病人轉運創造了條件,14日當天,首批13名危重復合傷、重度燒傷患者分別通過直升機和陸路轉運至浙大二院,陸路轉運車隊由臺州交警、高速交警、杭州交警安排警車全程接力護航。

  救人的同時,群眾安置和心理救援也在同步展開。6月14日10時許,溫嶺市大溪漢庭酒店里,39歲的良山村村民黃靈君正督促兩個女兒做功課,這里是良山村村民安置點之一。“還以為我們只能黑燈瞎火過一晚,沒想到有關部門早早就把我們安排好了,不僅提供住所,一日三餐有保障,還有工作人員專門提供幫助。”

  在意外發生后,如何減少對村民的影響?除了第一時間救援外,當地政府及時排摸民房受損情況,將受到爆炸波及的群眾及時安置。截至6月14日15時30分許,當地設置的13個安置點已妥善安排634名受災群眾。

  記者了解到,當地還通過專班服務、心理疏導等形式,盡最大可能減少這場意外帶來的心靈創傷。

  夜已深,救援和救治還在繼續……大溪,不是一個人在戰斗!

  (本報記者 李攀 許峰 翁杰 金晨 趙靜 陳久忍 丁珊 通訊員 方小軍)

?

編輯:宋??? 越 一審:馬??? 江

二審:劉志媛 三審:徐樂靜

浙江南潯王一士:從蠶農到文化遺產守護人
浙江南潯王一士:從蠶農到文化遺產守護人
【“飛閱”中國】臺州仙居:芒種過后種稻忙
【“飛閱”中國】臺州仙居:芒種過后種稻忙
浙江奉化:廢棄廠房“變身”城市博物館
浙江奉化:廢棄廠房“變身”城市博物館
浙江青田:小山村升級美麗經濟 助推鄉村振興
浙江青田:小山村升級美麗經濟 助推鄉村振興
? ?